您现在的位置: 为什么那么多人用万博(重庆市巴县中学) >> 教育科研 >> 学科教学 >> 正文

“洋思现象”解读(2)

之四:从“最后一名”抓起

到洋思中学来读书的学生,除了施教区外,大多是所谓“难教”和“教不好的学生”,有的学习成绩在原来学校甚至是倒数第一。

“最后一名”学生,洋思人有三个“锦囊妙计”。

一是合理分班,调动竞争的力量。2001年他们将初一200多名两门功课不足120分的学生,按照每个学生的实际情况,合理搭配,平均分到两个分校20个班级,并分别与分校长、班主任签订“目标教育责任状”,定期对这些学生的转化情况进行验收。优者奖、劣者罚;二是结对帮扶,调动合作的力量。班主任将这些学生安排到教室前排的位置,与优生同桌,结成学习对子;三是特别关注,调动情感的力量。课上老师提问最多的是这些学生,释疑、点拨最多的是这些学生,课后谈心交流最多的是这些学生。全方位的人文关怀使后进生有了自尊、自信。

在洋思,流传着许多“教不好的学生”被“教好”的故事。1997届一位姓凌的学生在原来的学校是公认的“三不学生”——上课不听讲、不做作业、不接受老师教育,“两打”——打游戏机、打架。转进洋思一个月后,恶习全改掉了。他告诉爷爷,在洋思找不到不学习的学生,想打架找不到打架的人。毕业时,他以610分的高分考入了省重点中学。

“最后一名”学生有了进步,自然水涨船高。在洋思,我们随手翻看了初一英语最近一次检测:初一20个班,1000多名学生,多数都是100分,没有一个90分以下的;最好的班与最差的班平均分相差还不到1分。学科成了名副其实的“无差生的学科”,学校也成了名副其实的“无差生的学校”。

之五:让每一位家长满意

在蔡林森的心目中,家长永远都是学校的上帝。正是基于这样的思想,与一些学校“笑脸迎领导,冷眼看家长”不同,蔡林森经常对教师说,家长把孩子送到学校,是对我们的信任;评判一个学校办的好不好,“主裁判”不是党政领导和主管部门,而是学生家长,是广大人民群众。学校就是要“教好每一个学生”,“让每一位家长满意”。

蔡林森是这样说的,也是带头这样做的。

每学期,学校都定期召开家长会,会上年级组向家长做出承诺,汇报践诺情况和今后打算,请家长监督。学校设了6个校长信箱,欢迎家长随时提出批评改进意见。每个月,学校都要发一份问卷调查给每位家长,征求家长对教师、对教学、对学校的意见和建议,填好的问卷不交给班主任,学生回校时交到门卫处,而大量的统计工作都由学校领导亲自完成。

到洋思上初一的学生都是稚气未脱的孩子,都是第一次远离亲人,他们在洋思学习、生活的怎么样,是家长时刻牵挂的。洋思中学坚持“从学生进校第一天抓起”,不仅抓学生的学习,而且抓行为习惯的养成,从细微处关怀学生。在走访中,我们听到了不少感人的故事。比如今年进校的一位外地学生,初来时因为担心被蚊子咬,在厕所里大便拉不出,班主任马老师便一连几次陪他上厕所,为他扇蚊子,直到他习惯。家长得知后万分感动。此外,为了让学生冬天吃上热饭菜,学校定做了几百只泡沫蛋糕盒盖,将每个饭桌上的饭菜罩住;为了安全和减少噪音,将教室里的吊扇全部改装成小型的摇头壁扇;生活指导老师每次先把冷水放掉,再安排学生进去洗澡。

这些小事处处体现了洋思人“一切为了学生”的教育理念,因而赢得了家长的称赞和信任。

 

【面对面】

真的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吗?

笔者:

“没有教不好的学生”,是洋思人引以为豪的办学思想。但是有人不以为然,认为这种提法过于绝对化、不科学,人与人之间存在着事实上的差异,有教好的学生,就有教不好的学生,准确的提法应是“每个学生都可能教好”。您如何看待这种批评?

蔡林森:

的确,1985年我们学校就提出了“没有教不好的学生”这句响亮的口号。这里的“好”是什么标准?不是用一把尺子,搞一刀切,要求达到同一标准,不是叫差生也能考上北大、清华,而是指每个学生尽管基础有差异,但经过教育,都能在原有的基础上有明显的进步,优生更好,差生进步很快。进步了就是好,家长就满意。再说,这个“好”既包括着学习成绩不断提高,又包括着养成良好习惯,提高自身素质等各方面。我校20多年的实践证明,“没有教不好的学生”观念是切合实际的,是科学的,是有积极意义的,是走出困境办好学校的传家宝。即使有个别学生没能教好,那是因为个别教育工作者缺少经验或者努力不够造成的,也不能证明“没有教不好的学生”这个观念有问题。这如农民种庄稼那样,农民看见庄稼生虫子,他不会怪庄稼不好,他会想,我为什么没有除虫呢;看见庄稼瘦了,他会想,我为什么没有施肥呢;看见庄稼枯了,他会说我为什么不浇水呢?一句话,他相信,每一棵小苗本来都可以长好,如果出了问题,是农民自己的责任。

确立了“没有教不好的学生”的思想,师生就有了信心,有了力量,有了智慧,就会想方设法地去追求成功,教师才能真正实施平等教育,真心实意地用心血、下真功夫去教育每个学生,坚持不懈地把温暖送给最困难的孩子,帮助每个差生补课(因为差生多数是缺课,问题成堆,逐步丧失学习信心和能力而形成的),差生看到希望,顽强拼搏,必定不断进步,走向成功。这才是真正的教育。相反,教师一方面整天埋怨生源差,泼冷水,开口闭口讲“这个不能教好,那个不能教好“,而另一方面强迫学生做作业,干这样、干那样,这种教育自相矛盾、虚假得很,把学生搞糊涂了,以为自己木已成舟,只得被动应付,会有什么效果呢?如果教师对差生撒手不管,甚至连作业也不给他改,那更糟,差生将会更差,甚至闲则生非,走上邪路。这是什么样的教育呢?我认为,相信不相信每个学生都能教好,这是真教育还是假教育的试金石。相信,你才能真心实意地,想方设法地去教好;不相信,你的工作必然是不负责任的,搞形式主义的,被动应付的。

坚持并努力教好每个学生,是人民教师的理想,是人民教师一辈子的追求,是人民教师起码的道德,是人民教师应尽的义务,是办好学校的需要,是实践三个代表的思想、巩固“普九”成果和提高全民族素质的需要。

“让每一位家长满意”是否意味着媚俗?

笔者:

您不止一次说过,洋思人办学就是要“让每一个家长满意”,应当说这是对“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办学思想的补充:教好每一个学生是“因”,让每一个家长满意是“果”。但是有的学者认为您的这种提法有“媚俗”之嫌:“家长满意”的无非是自己的孩子能考出高分、考上重点,教育有其自身的规律和使命,一味强调“让家长满意”,其结果必然是教育自己“失身”。对此您怎样想的?

蔡林森:

对此我有不同看法。记得几年前,我参加江苏省的一次小型的品牌教育研讨会。会上我发言讲到要将评判教育品牌的权利还给家长时,一位大学教授插话,表示相反观点,说什么家长水平低,教育观念陈旧,家长要的是自己的孩子考高分,家长要的是搞应试教育……当场,我激动地站起来说:的确,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学习好,能考高分。但是,我可以跟你打赌,你到我校调查一下,我校有3000多学生,没有一位家长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品行好,即使家长是劳改释放犯,也对老师讲,孩子到洋思首先要能成人,也没有一位家长不希望自己孩子的身体好,他们关心孩子吃好、睡好、防病、治病。家长见孩子有特长能唱会说就就格外高兴。所以,我认为家长是真心实意地要孩子全面提高素质的,因为这关系到孩子的未来。至于素质教育难推进,责任不能推给家长,主要是因为教育工作者,一是图省事,以为分数是硬任务,其它是软任务,就只应付硬的,放松软的;二是不懂得协调发展,不知道中考、高考的高分是综合因素的结果(中考、高考的状元,一般身体素质、思想素质都是挺好的),而是就教学抓教学,加班加点,搞应试教育……会后,对我的发言,议论不一。据说,今年华师大一名教授,也提出了应该由家长评判学校的观点。

顾客、用户最了解产品,最清楚正宗还是伪劣,用户最有发言权,伪劣产品即使广告吹上了天,也没人买。同样,家长最关注学校、最了解学校,最能大胆地、一针见血地指出学校中的问题,家长的评价是公正的、真实的,甚至是毫不留情的。也许他们没有专家的理论水平高,但其评价的结果不比专家组到学校短时间看一看、听一听差什么。

推动社会发展的动力是人民群众。同样,推动学校发展的动力是家长,尤其是在市场经济快速发展、竞争十分激烈的今天。学校的教育与家长的要求是一对矛盾,始终存在。这对矛盾解决得越快、越好,教育的发展也就越快、越好。多少年来,我一直重视家长的意见,家长的意见帮我尽快地查找到问题,狠抓了薄弱环节,即使家长提出难办到的、太苛刻的,甚至使人听了恼火的意见,我也认为很有价值,可以是我们改变思维,探索新路,以适应新的形式。我一直提醒老师要尊重家长,倾听家长意见,改进工作。记得1998年,放暑假的那天,一位工作不久的年轻女教师与家长争吵,为的是一篇作文没有改。教师强调学生没有交。我当场指出:怎么说都是教师的责任,这位教师向我发火,说什么:“你什么都是听家长的,把家长当老子……”因为家长对这个老师不满意,我就把她辞退了。

我校走出困境、不断创新离不开家长的关心、支持,学校的成果也凝聚着家长的心血。我校努力教好每个学生,让每一位家长满意,就是在努力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