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为什么那么多人用万博(重庆市巴县中学) >> 教育科研 >> 问题探讨 >> 正文

教研组,期待教研的本意回归

教研组,期待教研的本意回归

作者:广饶县花官乡中心小学 杨国新

 

从大处着眼,一所学校的发展不能仅靠教师的教,还要依靠教师的“研”。“教”保障学校的生命,“研”则提升学校的品质。从小处着眼,就教师自身专业成长方面来说,也是个人走出“教书匠”的巢窠迈向“教育家”的必经之路。既然教研组对学校乃至个人都非常重要,那么为什么教研组处在了一种非常尴尬的境地呢?本文试图探讨教研组陷入困境的原因及其突围之路,并期待教研的本意回归。

是什么原因导致教研组陷入名实不符的境地呢?既有外界政策的错误引导,也有教师自身职业理想的缺失。政策的制定、实施是我们教师无法左右的,但在有限的范围内我们可以尽力向着美好的方向去做。大环境无法改变,我们可以先改变自己。如果把导致教研组陷入困境的两个因素非要分出孰轻孰重,我认为后者是重于前者的。

学生成绩与教师经济利益挂钩导致教研组有名无实。学生成绩决定教师业绩,进而成为决定教师经济收入的决定性因素,这种评价方式已经延续了十几年。这种办法抑或措施,在一段时间内对调节教师工作积极性起到了一定作用。有个别教师惧于经济惩罚不得不改变敷衍塞责、应付了事的工作态度,但是这一措施的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学生成绩的高低直接决定教师的收入,为了能让自己的学生考得比别人更好,有谁会把自己的教学经验告诉他人呢?碍于学校命令,大家又不得不聚到一起搞“教研”,至于教研的效果就可想而知了。然而事实的真相又很容易被表面推理的假象所迷惑。有的校长想当然地认为:老师们凑在一起谈教材教法,交流教学经验,就做到了教学思想的共享,这是对人人都有好处的事情,大家怎么能不坦诚布公呢?事实并非如此。

有一个故事说,你有一个苹果我有一个苹果,互相交换,每人仍然有一个苹果;思想更是如此,你有一种思想,我有一种思想,互相交流,每人则有了两种思想。理想总是激起人们向上的欲望,可是与现实存在一定距离也是人所共知的道理。在交换苹果时,必须得保证每个人的苹果数不变,只有这样参与者才能投入进来。如果因为交换而导致个人利益损失,他还会全身心投入吗?苹果如此,思想更是如此。更何况,优秀教师对教材的认识以及蕴涵其个人教育历程的教学经验是内隐而不是外显的。教师在教研活动中,涉及到个人切身利益,我们怎么能保证每个人发言的质量呢?政策或措施只能对人的言行发挥效力,至于深藏脑袋深处的思想,则是无能为力的。

我们可以断言,只要学生成绩仍然是教师经济收入的阴晴表,教研组就很难发挥其字面意义上所表达出来的真正作用。“我怎么能把我的教学思想告诉他呢?成绩决定经济收入。他的成绩高了,我的成绩不就低了吗?”这个道理,老师们不难想到。

聘任制让老师们三缄其口,教研组只能成为一种摆设。校长负责制,教师聘任制推动了学校教育的人事改革。然而教师的工作是教书育人,教育的性质恰恰又具有滞后性,这就相当于给校长们出了一道难题:用什么来决定教师的去留呢?究竟什么因素能担当起“裁判”这个角色呢?如果教师的工作如同工厂里的工人,那就容易操作了。可以计件嘛!教育效果看不见摸不着,教育态度又不等于教育成效。教育工作的特殊性决定了教育评价的难度。在困难重重中,评价者只能把学生成绩视为教师去留的关键性因素。时至今日,我们再来理性地看待这一评价方式,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近观十几年的教学改革,校长们的确是这样做的。从这里我们可以得到这样的认识:学生成绩仍然是教育生活中最最重要的命题。“分分分”教师的命根,在嘴头上我们早已厌烦,但是它的地位却是不可动摇的。

聘任制进一步加剧了教研组形同虚设的程度。如果说教师仅仅顾及个人收入的高低才导致了教研组的名存实亡,那么聘任制的横加闯入只能使教研组的处境更加尴尬。因为教师一时收入的高低与有没有工作岗位相比显得太不值一提了。相信每一位教师对现在的工作都是倍加珍惜的。考虑以后的“聘任”问题,有谁敢掉以轻心呢?迫于学校命令,大家不得不聚到一起研究教学方法,可是谁又敢吐露真经?因为坐在自己四周的都是和自己争夺饭碗的对手!大家都处在一种无形的战斗中,岂有把自己的“致命绝招”拱手让于对手的道理?

当我们深入剖析教研组有名无实的外部原因时,有一个关键词始终在我眼前游来晃去,正是有了它的存在看似相互促进、同生共融的教学活动才陷入矛盾之中。“学生成绩”的存在不是错,错就错在过分强化和赋予了过多内涵。看待问题不妨采取多个视角,同一个问题有的人看得万念俱灰,有的人则喜上眉梢看出了乐观。既然我们无法改变大环境,小环境难道不能改变吗?再退一步讲,小环境也不能改变,那就先改变自己嘛。社会复杂多元,个人能左右了的事本来就是少而又少,但我们完全可以把细小的夹缝放大,小天地却不失大作为。

时下教师职业理想的普遍缺失,是导致教研组奄奄一息的重要原因。教研组的重要职能是研究教材探讨教法,共享教育思想。试想一位教师仅仅把上课、批改作业看成一种工作,缺少乐趣和投入,又哪里来教育思想呢?这里有一个真实的故事,发生在我和我的师范同学身上。分配时他留在了城市,我到了农村,十几年了很少有来往。有一次电话联系,我问她:“你们学校的教研活动是怎么搞的呢?”正在我充满期待时,那边传来的声音却充满了惊奇:“教研?不搞教研啊!”我心顿时凉了,我又问:“教师专业成长,你们是怎么搞的呢?”他用同样惊奇的语调回答了我:“专业成长?都是教师了,还需要‘成长’吗?”我一时语塞,接着那边又说:“别人还等着我,我得去玩扑克了。改天再聊吧。”故事到此还没有完结,事有偶然,一次外出学习我们又相遇了。见面了,他问的前两个问题是:车子的牌子和房子的面积,这正是我们农村教师的弱项。看着眼前的老同学,有一句话在我心里重复了几十遍:外表西装革履很像城市人,骨子里却是地地道道一个农民!

社会多元又充满诱惑,教师职业理想的阵线被湮没了。老师们聚在一起谈论的不是教育,而是化妆品和电视剧。“晚饭一个西红柿的减肥效果好,还是一根黄瓜的效果好?”很多老师的精力就是在这样的无谓争论中被浪费掉了。正如一位教师所言:早晨按时签到上班,然后上课、批改作业、写教案,到点下班回家,然后做饭、领孩子逛街和看电视。我们不能说这就是老师们的“一日常规”,但是它的典型性是不容忽视的。缺少了对教育的忠贞和必要的思索,当大家聚在一起谈及教育论及学生时,你能苛求老师们说什么呢?不是不想说,而是缺乏所要表达的素材。学校领导一心想把教研活动落实到实处,但是不改变老师们教育行走的方式,教研活动就很难有实质的改进。

如何突破教研组面临的现实困境呢?忽略教师职业面临的大环境不谈,单从转变教师思想、改变教育行走的方式做起,教研组就能焕发出勃勃生机。教研组一旦回归到教研的本真意义上来,做到名实相符,将对教师个人的专业成长以及学校教育整体品质的提升起到很大作用。

每位教师心中都应该飘扬起理想的旗帜。我和很多老师接触过,他们说:“我对教育实在是没有感觉,更没有什么思考。”教学反思、教学随笔天天写,为什么老师们的专业水平只能原地踏步、不见长进?更具有反讽意义的是,老师们借助网络复制、粘贴的本领却与日见长逐日高深。这说明了什么,难道个中滋味还不理解吗?苏霍姆林斯基把书籍当成唤起学生心灵之灯的灵丹妙药。他在《给教师的建议》中曾多次语重心长地告诫我们:“没有阅读,就不可能产生有意义的思考。”这一真理对教师和学生来说都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教师一旦抛弃周遭的浮华,把心沉寂在教育专著上,教育思索就会像涓涓细流一样从个体的思考中流淌出来。心中有了教育理想,教育在老师们心中再也不是枯燥和单调的。当老师们都过上一种幸福完满的教育生活,教师是幸福的,学生也是幸福的。

只要老师们心系教育,教研内容充实起来就会成为水到渠成之事。一节课听完,老师们正在思考课堂上的某个细节,当老师们聚在一起,你说他们会谈论什么呢?这个时候,你可能会很惊奇:化妆品、韩剧、减肥这些关键词怎么悄悄隐退了?不用领导引导,不用安排发言者的顺序,大家却在为一个观点争得面红耳赤。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历来就不被医家所看好。大家都为自己的观点据理力争,经济利益、教师聘任制的威力就会自然减退。在这个积极向上的集体中,每个人都是独特的,也都是最重要的。“舍我取谁?”不仅仅表达了一种利己和傲视群雄的世界观,更表达出一种源自内心、自然表露的自信力,此种魅力叫人沉醉。每个学生来到学校都想成为教师眼中的好学生,其实每一位教师来到学校也都想有所建树。有哪位教师不想做得出色一点,有哪位教师不想建功立业?一时多领或少领几十元钱与自己心中的理想相比,就太不值一提了。

    我们深知理想与现实之间还有一段不远的路要走,但是只要我们开始行动了,目标就不会再遥远。对教研组,我们怀着深深的期待,期待它的本意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