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为什么那么多人用万博(重庆市巴县中学) >> 教育科研 >> 问题探讨 >> 正文

营造充满意义和理解的课程生态

营造充满意义和理解的课程生态
山东师范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副教授 陈月茹
作者:陈月茹    文件来源:《中国教育报》2008年3月8日第3版    点击数:16    更新时间:2008-3-8

【科研启示】营造充满意义和理解的课程生态

  课程是一个生态系统,是教师、学生、教学媒介以及环境组成的有机系统。要想使这个“生态系统”中充满意义、理解和交互主体性,生、师、教科书乃至教学环境之间展开有效对话,除了要求教师与学生能有更多的沟通外,教学媒介和环境也必须与师生的认识、行为形成互动而非单边支配关系。然而,这只是学理推演,在传统教学中,教学媒介与环境是脱离师生及其教、学行为的孤立、静止的存在物。为了克服教与学的分离,对教学全过程进行系统分析、设计,我们以课题形式对此进行研究,并提出了教学设计理论。

  教学设计是运用系统方法分析教学问题,确定教学目标,建立解决教学问题的策略方案、试行解决方案、评价试行结果和对方案进行修改的过程。它虽然涉及对教学环境的控制和部分教学媒介的取舍,但仍把教科书看作“法定”素材而拒斥在外。可能的束缚因素有,教学设计应始于教学开始或即将开始之时这一思维定式;教科书编写与教学实践形态的差异,与实践者相对疏离;教科书是“教”材思想根深蒂固。

  新的教材观视教科书为教材与学材的统一体,认为学习完全可能发生于教师的设计之前,也可能发生于教师的设计之外。这样,就要求教科书编写时既要从编的角度考虑教与学,也要从教与学的角度规划编,从而使“用教材‘教’”和“教材也是学习材”的理念得以根扎叶固。我们将这一教科书编写思路概述为“大教学设计观”,它强调在编写教科书时把教材编制、教学环境设置、教和学行为预期及其结果评价视为有机整体加以全面、系统规划,考虑各个环节可能的需要和潜在困难,在教科书中尽可能提供资源支持和教学帮助。

  基于大教学设计观的教科书编制方略包括:

  呈现先行组织者 “先行组织者”是先于学习材料呈现之前呈现的一个引导性材料。它在概括与包容水平上高于要学习的新材料,但以学习者易懂的、可接受的通俗语言、方式呈现,是新旧知识发生联系的桥梁。先行组织者理论形成的初衷是为帮助教师在课堂上有意义、有效率地传递教学信息,因此,自它诞生之日起,人们一直致力于在课堂教学层面的推广运用。在我国,先行组织者更是长期被局限于教学环节,直到20世纪90年代才有部分版本的教科书开始应用它。

  在实践中,先行组织者通常被通俗地理解为不同层次的导语,它对于一个教学单元或一节课承上启下、画龙点睛的作用是毋庸置疑的。在大教学设计观看来,教科书中对先行组织者的恰切呈现,可以为教师和学生双方提供便利,杜绝教学设计的随意性。

  内容编排为教者、学者预留空间 教科书编制在学习内容选择方面想完全避免“众口难调”现象无异于缘木求鱼。由此,为不同地区不同学校的师生预留出生发空间就尤为必要。在课堂中,课程实际传授的知识技能大体包括三方面:教科书及教学参考书提供的知识技能;教师个体知识技能;师生互动产生的新知识技能。除此以外,还会有许多情境化、体验化的无法言传的收获。事实上,课堂上师生出乎编者意料的反应往往是他们创造性火花的闪耀。教师个体知识、互动产生的知识和学生个人体验这些“将来时”知识虽然无法体现在教科书上,但编写者却可以预留出发挥的“余地”,而不是穷尽其思想空间。

  提示多渠道学习资源 这项工作是传统教学中教师的分内职责,但限于个人知识面和精力等因素,他们未必都能向学生提供恰切的资源引导。在教科书中提供学习资源可以为教师分担责任。但它只是一种学习建议而非必修内容,教师和学生都有权利和自由根据实际情况加以取舍或调整。

  指导学习策略 有效的学习策略不仅可以改进学习方式,提高学习效果和质量,减轻学生负担,还可以发展学生自主学习能力。尤其对于数、理、化等学科,在实验、例题前及解题过程中编入有关解题方法、思路等策略性知识,会使学生逐步意识到方法策略的“统率”作用,促进不同情境中的学习迁移,促进他们分析和解决问题能力的发展。这样的教学才真正达到“授之以渔”的效果。

  从教学角度看,学习策略既包括情境性的也包括通用性的。鉴于教师学习策略提供的随意和不足现状,通用性学习策略应当体现在教科书中。与学习资源提供方式同理,教学策略也应是建议性的,可以节省教师的时间,以更好地进行情境性学习策略指导。

  加重助读部分分量 较为详尽的助读与练习,既有利于“变教本为学本”,辅助学生的自学,也有利于“使教本成为教本”。多种形式、多个侧面地将具体“展示”的内容和所“生产”的内容呈现出来,不但能使教科书编撰者的意图明晰化,而且在实际的教学中能大大提高教学内容的确定性。这又从另一个方向促进了学习质量的提高。

  从“教”教材到用“教材”教,再到“教材又是学习材”,人们对教科书功能的认识日趋深刻。教科书编制实质上是课程标准预期的教学结果序列化、结构化和部分现实化的过程。它先于教学而发生,但可以通过精心缜密的设计,保持适度的流动性、生成性。先行组织者、学习资源、学习策略的指引提示和生成、发挥余地的预留,为教科书开放、生成性目标定位的顺利达成提供了技术和理念的双重援助,使教科书切实参与到学生的对话性实践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