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为什么那么多人用万博(重庆市巴县中学) >> 教育科研 >> 问题探讨 >> 正文

如何把我们的学校带出20世纪

如何把我们的学校带出20世纪
克劳迪娅·沃利斯    索尼娅·斯特普特

  我们今天的教育是个什么样子呢?教育家们说的一个小笑话很能说明问题:21世纪,瑞普·范·温可(19世纪美国作家华盛顿·欧文一篇同名小说里的主人公,在山中一睡18年),在沉睡了百年之后醒来,当然,他被看到的一切完全搞蒙了。红男绿女们步履匆匆,对着贴在耳边的一个小巧金属玩意儿说着话。年轻人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眼前的电子屏幕上闪现着运动员的身影。老人们借助放在胸腔中的节拍器和用金属与塑料制成的臀,竟然远离了死亡和残疾。但当他最终走进一间教室时,这位老人则完全知道他身在何处。“这是个学校,”他断言,“回溯到1906年,我们也有这样的学校。只是现在黑板是绿色的。”
  事实上,美国的学校并没有停滞不前,但相对于生活中其他领域的巨大变化,我们的公共教育无疑让人感觉是倒退的。孩子们一天中大部分时光的消磨,与他们曾祖父母们当年所做的并没有多大差别:一排排地坐着,听老师讲课,潦草地做笔记,阅读那些一出版就过时了的课本。一个越来越大的鸿沟把校园与外部世界分隔开来。
  在过去的5年里,美国关于教育的探讨一直集中在阅读成绩、数学测验和缩小社会地位之间的“成就差距”上。这不是我们今天要谈的话题。这里讨论的是一直被忽视的关于美国教育的重大公共话题。教育不仅决定着一部分孩子是否“落后”,而且从根本上决定着这一代孩子是否会在面对全球化经济的竞争中失败。今天的孩子们普遍缺乏抽象思维的能力,不具备团队合作精神,无法判别信息的真伪,也不会说除了英语之外的其他语言。
  美国劳动力技能新委员会,是美国政府和教育界,商界联合组成的一个高层机构,该机构发布了一份针对美国学校教育的前瞻性报告,重新思考从学前教育到12年级及以上的教育,为学生们在全球化经济中茁壮成长做好准备。这份报告包括一些有争论的提议,不过,政府官员、商界领袖和学校校长们在一个关键结论上达成共识:我们需要把我们的教育带入21世纪。  
  现在,我们的教育目标定得太低了。阅读和数学的能力——成了很多“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测试中的焦点——只是最低要求。同样,科学和技术能力是完全必需的,但仅此还不够。今天的经济对孩子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他们不仅要在传统学科方面拥有高级能力,而且要掌握所谓的21世纪技能。它们是:

  更多地了解世界

  孩子们现在是全球公民,即使在美国的小镇,他们也必须努力成为具有全球视野的人。迈克·埃斯丘是UPS(联合包裹服务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他说,公司需要这样的员工,他们是“全球贸易人才,对外国文化敏感熟悉不同的语言”。美国的情况不容乐观:只有不到一半的中学生在学习外语,社会学科课程也只局限于美国的历史。

  突破性思考

  新经济中的工作——不能外包或者通过自动化完成———“把重点放在创造性和创新性的技能上,从而在他人只能看到的混乱处看到事情的本质所在。”马克·塔克说,他是技能委员会报告的作者,国家教育和经济中心的主任。从传统看那是美国的强项,但是在“不让一个孩子掉队”的大气候下,学校已经变得越来越缩手缩脚了。孩子们还必须学会跨学科思考,因为那是大多数新突破的所在。各学科间的结合——设计和工艺,数学和艺术——“它产生了YouTube和Google。”畅销书《世界是平的》的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说。

  更聪明更有效地利用信息资源

  在一个媒体激增和信息过剩的时代,孩子们需要快速地处理他们所面临的一切,区别什么是可信的、什么是不可信的。“学生们知道如何处理它,解释它,证实它,如何按此行动,这是非常重要的。”戴尔执行经理卡伦·布吕特说,他在21世纪技能联盟的董事会担任职务。21世纪技能联盟是一个成立于2002年的公私合作团体,主要由一些企业、教育和政府部门的成员组成,旨在创设一个在现有的教育体制中整合21世纪技能的成功学习范式。

  发展良好的人际交往技能

  在今天的工作中要想取得成功,EQ,即情商,和IQ(智商)一样重要。“今天大多数的变革都涉及大团队中的许多人,”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美国第一大国防承包商)前首席执行官诺曼·奥古斯丁说,“我们必须强调沟通技能,在团队中工作的能力,以及和来自不同文化的人相处的能力。”
  我们的教育最初被设计为培养农业生活和工业时代工厂的劳动者,现在能做必要的转变吗?只有在我们对课程和标准化考试加上新的深度和精度,重新分配我们花在教育上的费用,重塑教学力量,改造办学者之后,技能联盟才会承认成功转型的可能性。但是还没等这一变革发生,全国有进取心的管理者已经开始更新他们的学校了,当地企业给学校引入了新的理念,并给予了大力支持。考虑到现在不能再指望境况不佳的汽车工业吸收那些受到贫乏教育和低技能的工人,密歇根州正在重组中学,在全州制定最严格的教育需求体系。此外,像比尔·盖茨夫妇基金会、卡内基教学促进基金会和亚洲协会这些组织,正把金钱和专门技术投入到新教育模式中来。

  做一个全球化学生意味着什么

  快!你能用多少种方法把5分硬币、10分硬币和1分硬币组合后得到20美分?对西雅图的约翰·斯坦福国际学校的学生们来说,这是个挑战。在二年级的数学课上,学生们争先恐后地举手回答,他们坐在桌边熟练地把硬币放在一起组合。一个男孩回答道“10加10”,一个女孩则说“10加5加5”。三年级正在学习如何解释图表和曲线图,那上面显示的是人们在不同年龄所需的睡眠时间。“一个婴儿一天需要多少睡眠时间?”教师萨布里纳·斯特利亚用西班牙语捉问道。
  这家公立小学已经接受了全球化教育理念,并以此教学;所有学生都选择了一些语言,如日语或西班牙语课程。其他学科以英语教学,但是内容充满国际化色彩。这所学校的393名学生,有的来自周边完全不同的家庭,有的是通过抽签的方法从本市其他地区招来。通常情况下,在全州的考试中,这所学校的成绩达到或高于州平均成绩,尽管那些考试内容对斯坦福学生来说是很浅的。
  在这所学校开办的7年前,就学校采用哪种语言教学,以及学习什么技能和学科等问题,卡伦·科达玛校长对1500名商业领袖进行了调查。“不。第一是技术。”她回忆说。在斯坦福,一年级的学生就开始使用PowerPoint和互联网工具。“对那些商业领袖们来说,了解世界文化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科达玛说。所以每年秋天,斯坦福的孩子们都有关于亚洲.非洲、澳洲,墨西哥和南美洲的社会学科教学单元。学生们积极申请外语和外国文化的课程,他们通过视频会议,与日本、非洲和墨西哥的姐妹学校交流信息和礼物,并参加慈善活动。斯坦福国际学校显示了‘所公立小学的所有可能,它得到了像任天堂和星巴克这些企业的支持,每年能收到170万美元的捐款,拥有一般学校难以比肩的优势。还有,许多美国学校开始采取措施,让它们的学生适应全球化经济潮流。提供国际学士学位(I.B.)课程也已经在很多学校展开。国际学士学位组织于1968年在瑞士成立,组织宣称其目标是为了不同文化间的相互理解和尊重而创造一个更加优越和平的环境。
  要获得一张I.B.文凭,学生们必须提高第二语言的写作和口头表达能力,撰写一篇大学水平的4000词汇研究论文,完成一个现实生活中的服务项目,通过严格的口语和写作课程考试。课程提供一种国际视野,即使一堂关于美国独立战争的课也将用开国者们的视角,组织来自英国和法国的原始资料。“我们试图建构一些我们所谓的国际思想,”瑞士日内瓦国际学土学位组织总干事杰弗里·比尔德说,“这就是那些能跨越国界掌握问题的学生。他们能理解事物的细微差别和复杂性,用兼顾的办法解决问题。”尽管需要严格的资质证明,I.B.学校仍在美国发展良好——从2000年的350所达到今天的682所。美国教育部正在努力让更多低收入家庭的学生加入到这个课程的学习中来。

  Google时代的真知识

  记住南美洲所有江河的名字这是德博拉·斯蒂佩克的女儿梅雷迪思在学校的作业她的妈妈,斯坦福大学教育学院的院长,对此很不以为然。“那是愚蠢的,”斯蒂佩克对女儿说,“告诉你的老师,如果你需要知道除了亚马逊河以外的任何河流,你可以在Google上搜索。”许多守旧学校的作业——记住南北战争中的战役或者元素周期表——现在看来是有点可笑了。这种知识,除非你经常使用才需要记住,否则按一下电脑键盘就可以得到。然而,几乎没人辩称一个美国孩子不应该学习南北战争的起因,或者理解元素周期表是如何反映原子结构和元素性质的。正如教育批评家Z.D.赫希在他的《知识贫乏》一书中所指出的那样,孩子们需要有充足的信息储备,以搞清超出小学水平的阅读材料在没有掌握基本的数学知识的前提下,去谈什么科学、历史和复杂概念是不可能的
  许多分析家认为,要在这些基础知识和教育家们所谓的“个人技能”——有判断力的思想,将各种想法融会贯通,知道如何持续学习——之间达到恰当平衡,美国课程需要变得更像新力口坡、比利时和瑞典国家的那样,这些国家的学生在数学和科学测试中胜过美国学生。在这些国家学校的课堂上,关键概念被深入而有序地讲解,与之相反的是,美国的课堂则囿于大量的细枝末节。它的课本和考试与此对应。“从德国到新加坡这些国家都有细分的课本,集中了最有力和最有创造性的理念,”斯坦福创新学习中心的副主任罗伊·佩亚说。这些可能是数学的关键定理、热力学的法则、经济学中的供求关系。  
  亨利·福特高中是密歇根州迪尔伯恩市的一所公立特许学校,在那里老师们注重培养学生的跨学科能力,要求学生在涉猎广博的同时更要学有所专。2006年秋天,在查尔斯·德史默任教的科学班的10年级学生开始了一个项目,把地球学、化学、商业和设计中的概念联合起来。在得知耐克公司在努力研制一种更环保的运动鞋后,学生们被要求选择一个消费产品,分析和解释它的环保效果,然后在不牺牲它的商业效益的前提下,制定一个计划,重新设计它以减少污染成本。德史默说:“这对他们和我都是一个挑战。”

  新一代有文化的人

  在纽约阿斯多里亚的全球教育学土学位学院,比尔·斯特劳德班的三年级学生们被电视屏幕上的纪录片《零钱》深深吸引了。这个片子用“9·11”新闻镜头、对建筑工程师和双子塔幸存者的采访,做了一个非常有说服力而非妄想的推测:在那个灾难日子,世界贸易冲心的倒塌源于内部的爆炸,与飞机的撞击并不相干。然后,学生们——各个种族的纽约人带着他们自己的“9·11”回忆——讨论让人难以捉摸的事实真相。
  拉亚,哈里斯发现这个纪录片比官方的事实版本更有说服力。马里萨·赖歇却对此不以为然,“因为一部电影,你就准备改变你的看法?”她说,“因为人们听到爆炸声不意味着就有爆炸。你可以说你感觉到屋子在摇晃,但事实上它没有。”这种关于我们知道什么和我们如何知道的讨论,是典型的认识论课程,是获得国际学士学位文凭的必备要素。斯特劳德把这个问题写在他班上的黑板上:“如果历史上的事实难于验证,那么所有的观点都是一样可以接受吗?”
  这个班将要全年分析新闻报告、网站、宣传、历史书、博客,甚至流行歌曲。目的是让孩子们成为有辨识能力的信息接受者,并研究、陈述和辩护他们自己的观点,斯特劳德说,他是这家已成立4年的公立学校的创办者和校长。
  像这样对学生们讲授信息能力关键方面的课程,在公共教育中还是不多的,但是越来越多的大学和雇主们表示,在世界信息泛滥成灾的今天,他们需要能对信息应付自如的学生和雇员。2005年,为适应大学的需求,教育考试服务社公布了一项以电脑为平台的全新考试,以测试学生们的信息一沟通—技巧能力。这个考试初步面向6200名高中生和大学一年级学生,结果发现,只有一半的学生能够正确地判断网站上内容的客观性。“学生们倾向于登录Google,然后通过剪贴得到一份研究报告,”率队开发这项新测试的特里·伊根说,“我们有几分假定,这一代孩子尽享技术之便利,他们知道怎样利用它来做研究和进行更深入的思考。但是如果他们没有被教授这些技能,他们就不能及时地获得它们。”

  学习2.0

  斯科特·麦克尼利是Sun公司的董事会主席,他曾被儿子的一次科学活动弄得焦头烂额,他的儿子上三年级。为了找到一个可以让儿子理解的生动简明的电学解释,麦克尼利已经在网上搜索了数小时。“最终我发现了一个非常好的、活泼的教育网站,它在各个章节之后都有测试。我们在上面浏览了大约一个半小时,犹如狂欢一般,这是一个了不起的父子共同学习的时刻。突然我们发现找错了地方,原来这是个帮助焊接工的网站。”麦克尼利3年前的这个经历,让他非常尴尬:“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没有一个适合从学龄前到12年级孩子的网站,它应该提供孩子任何想学的东西,而且是免费的。”
  他的解决办法;利用维基百科模式创立一个网上资源收藏站,它可以被有创新精神的教师更新,改进、修正和增加。他指出,“这些教师总是在开发新材料和指导方法,因为他们从不满足。”麦克尼利的公司在设计开放源码的电脑软件方面处于领先地位,还有谁比他创办这样的网站更具优势呢?他迅速地筹集到了一些钱,建立了一个非赢利的 Curriki.org网站,该网站于2006年1月开始运行,而且发展很快。它现在有450个左右的课程在计划酝酿中,大约3000人已经加为会员。麦克尼利说,一个科威特的少年通过这个网站,在18天里完成了物理学和微积分的导论课程学习。
  当然,Curriki网只是一种学校教育的补充,它提供那些在本地得不到的课程,而不是要取代学校教育。它旨在给教师们提供课堂测验的内容材料,以及超过印刷课本的更生动、更通用、以多媒体为基础的评价。最终,它可能给学校带来Web2.0革命,缩小孩子们在学习和做事方法之间越来越大的鸿沟。海内外的教育家们正在讨论如何保证Curriki在线课程的信用。
  一些州也正在建立他们自己的在线课程。“在21世纪,对许多人来说,成为一个终生学习者的能力,将是依赖于他们接触和受益于在线学习的能力,”密歇根州教育厅长迈克尔·弗拉纳根说,这就是为什么密歇根州新的中学毕业条件,要求完成至少一门在线课程的原因。2007年这项要求将大范围推行。

  一项事实

  教师们不用担心他们会成为多余之人。然而,他们会觉得越来越大的压力将他们一—连着课程一起——融入现代世界工作的方法中那意味着把更多的重点放在教授孩子们怎样在一个小组中合作和解决问题上,把他们所学的应用到现实世界中。此外,研究显示,孩子们以此种方式学习比填鸭式教学法要好得多。
  在密歇根州郊外的法明顿学院,工程技术系更像是一个工程公司,教师们作为项目经理,一个福特汽车公司的工程师做顾问,他们和学生们一起在团队中工作。微积分学,物理学、化学和工程学的原理,是在实践中教授的,教室的走廊上充满了敲钉、锯切和交谈的混合音。结果是,孩子们学会将学术原理运用到现实生活中,战略性地思考和解决问题。
  这样的课程同时教学生们尊敬别人、守时、负责任和在团队中好好工作。根据一项21世纪技能联盟对四百多名人力资源专家的调查,在最近被雇用的高中毕业生中,这些技能严重缺乏。“孩子们不知道在毕业典礼上如何握手,”迈尔密一戴德县教育机构的负责人鲁道夫·克鲁说。他还指出,个人的言行举止过去会反映在学生的成绩报告单中,美国一些有远见的学校正在恢复这种做法。嗜睡的瑞普老人也会认识到它是21世纪教育的一部分。

       克劳迪娅·沃利斯:美国《时代》周刊著名教育记者,曾获1998年美国国家教育新闻奖。索尼娅·斯特普特:美国《时代》周刊著名记者,曾获2005年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杰出校友奖”。